13651058299
从小读四书五经,一辈子都用不完!
时间:2019-07-13    点击:28

中国生命学问就是这样的,有它的核心,核心可以辐射外围,核心可以开发外围,那我们生命是活的,才会提升各种能力,不是任何东西都去抓,不知道抓到哪里,这个一就是我们的根,我们的生命的所谓的根本,这是最重要的,所以这个根本开发出来,整棵树就属于你了,教育也就是这样子才会费力少收功多,反过来你就倒过来,你就费力多收功少。


教育也是这个道理,既然是读书志在圣贤,又志于道,又明明德,这些内容在哪里,很简单,就是在这些真正的经典里面,所以王教授说为什么读最高的经典,最高的经典是最核心的,最根本的,根本就会助长枝叶,根本不代表一切,但是它是一切的基础,所以我们常常讲,人说你读经就够吗?读经当然不够了,但读经是根本,我们从意义上讲,它也是够的,它也是助长一切的教育,这个理念很重要,所以你看古人读的书、学的东西没有很多的,大概就是读一些经典,但他们学习什么东西来,都比较方便,所以我们问一句话,我们读经教育和其它的教育是什么样的关系,是不是冲突的,是不是对立的,是不是并列的,不是,它是一个最基础的教育,它不能等同其它的教育,但它是为一切教育打下的基础,助长一切的教育,而且还是笼罩一切的教育。


所以彻上彻下,我们自己分析一下:


一个满腹经纶的孩子是比较容易开发他的品德呢?还是没有读过什么经典的孩子容易开发他的品德?


一个满腹经纶的孩子比较容易开发他的各种才艺呢?还是一个没有读过经典的孩子比较容易开发他的才艺?


一个满腹经纶的孩子学各种知识容易呢?还是一个没读过经典的孩子容易学各种知识?


这是我们要思考的,所以叫“磨刀不误砍柴工”,读经典的孩子一方面他的脑神经比较发达,比较聪明,另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他储备了真正有高度内容的信息在肚子里面。


所以“书到用时方恨少”啊!最近流行一个小视频,不知大家有没有看过,张飞和关羽,读书和没有读书的差别,关羽可以讲的文邹邹的,理直气壮的,张飞最后都只能讲些“俺也是”,为什么呢?他说不出什么文字嘛,他没有读过什么书嘛,大老粗嘛,人家读经典了他只能是这样子,我们也是这样子,没读多少书,想引用一句诗,想半天想不起来,所以书到用时方恨少,腹有诗书气自华,所以有基础有内容,和没有是不一样的(删节)


,大家有没有这样的体会,我是有很深刻的体会,我读书的时候,比较喜欢诗词,常常背诗词,我就觉得自己像才子一样,为什么比较喜欢江南、长安这些地方,认为自己前生好像在这些地方做过才子。(鼓掌)朋友说你怎么会记那么多诗词呢,我也洋洋自得,当你真正读到经典,你就知道,那是小儿科呀,拿不出来的,你只能哄哄别人,哄一下谈恋爱的女朋友是可以的,你就不能进一步引用“大学之道在明明德”,你就引不出来,所以你就是在才子佳人的范围内打滚,你上不了台面,所以一读经典发现那些东西是不够的,经典上面还有经典,所以一步一步这样子上去,就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,(鼓掌)所以要读高度的经典,不要从那些白话文呀、蒙学呀、唐诗宋词开始,你从那些一开始就把人的生命往下拉了,先入为主,他生命体现的和他的信息所呈现的是一样的,这个就是熏陶,种下什么种子,将来一定会发什么芽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就像看红楼梦,我告诉你,一定是多愁善感的,天天想着才子佳人的,这个是生命本质上的有沟通的,如果常常读四书五经,你的生命就和圣贤的生命相往来,相碰撞,相摩擦,你的胸怀,你的气质就不一样(鼓掌)。


所以你的生命就有品质,不是说白话文和其他东西没有价值,白话文都有价值,更何况蒙学更何况诗词,更何况古文,当然是有价值,有意义,只不过我们进一步问,他够不够大,像我们的山一样,它是在哪一个位置,它是不是可以放到顶峰呢?


如果不是的话,那你欣赏它一下还可以,它还不够格,所以我们选择的时候,要一览众山小,有这样的视野,你站到最高峰就看得比较清楚,所谓站在巨人的肩膀,游于圣人之门,“曾游于圣人之门难为言”呀,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呀,对不对?所以你读了经典之后,看它是没有什么味道的,你是读读而已,拿来欣赏一下,拿来调剂一下,它不能作为你的主旋律,不得已才往下面放,所以每个生命都可以是这样子的。


但是由于我们的认知不够,就得少为足,觉得很了不起了,就好像自己以前洋洋自得一样,觉得自己读了唐诗宋词很了不起呀,因为很多同学连这些都不读,那你的选择有点价值,就像“经典咏流传”一样,大家都觉得很好,为什么呢,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很俗的,天天听流行歌开始的,所以稍微有一点典雅的这样的一些艺术作品出来,你就觉得他是经典了,那我们应该懂得如何去选择,选择一步到位,直抵根部,直抓核心,而且这种核心可以涵盖下面,所以站在最高峰,可以领略整个风光,一样的道理,你站在圣贤之门,其他的东西就难为言了,就在你的笼罩之下,你看什么东西就很清楚很明白。你的高度不够,像我们现在,为什么大家都没有读书的兴趣,因为我们从小就读白话文,这是我们的境界已经很俗了,我们的清明高度是不够的,所以有本书高度稍微高一点,你就看不懂,就觉得枯燥,对不对,就这么简单,假如说,你从小就是读四书五经,这辈子就没有什么书超越这些经典,你就觉得有兴趣,(鼓掌)因为你一览众山小,俯视和仰视是不一样的,我们现在是仰视我们的文化,因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没有高度,如果我们站在高处,看其他东西就可以俯视,俯视就不一样了,所以一定要从高度的入手,这是很重要的,因为生命不断在成长。


而我们之所以不能接受高度的,而从浅度的入手,是受实用主义的影响,实用主义就是学了马上就会,读了经典马上就懂,修身治国平天下,你叫一个五、六岁的孩子,怎么能懂呢?你怎么可以让他实用呢?那是不可能的,这是一辈子的学问,人生的教育是百年教育,不是十岁的教育,也不是二十岁的教育,乃至也不是三十岁的教育,它是一辈子的教育,所以你选择的内容,能不能供给他一辈子,这个很重要。(鼓掌)


我们说,你让你的孩子活十岁就够了,你就让他选择十岁范围的内容,让他去学,那他的心灵将来就停留在十岁这个阶段,如果你给他读的是《论语》、四书五经这些,他到了一百岁,他都还不能完全摸透它,他就不是一辈子的,他可能生生世世来常用它,这个就为他的一辈子着想,一百年,其实不是一百年,其实是千秋万代,生生世世,为什么呢?因为这些经典是和他的生命本来的状态是一致的,所以这个是永恒的教育意义,所以我们就选择这样的内容,选择这样的内容的话真的很简单,就是读经教育,照面、熏陶,与他相碰撞,相往来,没有什么就是读,大道至简,就简在这里,没有那么复杂,因为这种智慧是你所本有的。